泰国克拉运河计划

来源:    作者:    日期:2016-10-20    点击率:

泰国“克拉运河计划” 是指在泰国克拉地峡处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缅甸海的运河,西接十度海峡。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马来半岛上,两侧海域分属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峡最窄处不足50千米,但中间有山脉阻隔,最低的山口海拔100米左右,其他200米以上;但南部与马来西亚交界处地势平坦,最高海拔70米左右,开凿船闸运河成本较低。如果开凿成无船闸运河,建设成本会增加不少。

拟议中的泰国克拉运河,全长102公里,400米宽,水深25米,双向航道运河,横贯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西接十度海峡。克拉地峡是泰国南部的一段狭长地带,北连中南半岛,南接马来半岛,地峡以南约400公里(北纬7度至10度之间)地段均为泰国领土,最窄处50多公里,最宽处约190公里,东临泰国湾(暹罗湾),再向东是中国南海、太平洋;西濒安达曼海(缅甸海),向西进入印度洋;南端与马来西亚接壤。这条运河修成后,船只不必穿过马六甲海峡,绕道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可直接从印度洋的十度海峡和缅甸海进入太平洋的泰国湾。

有报道说,早在17世纪就有关于开凿这条运河的动议。真正提出是在100多年前的曼谷王朝五世王时期。五世王朱拉隆功是一位力主革新的国王,曾遍访欧洲,为泰国引进西方的先进科技。当时的国际海运业已有了相当的规模,因此开凿克拉运河,让太平洋与印度洋间海运航道便捷的构想便应运而生。但是,那时国际间协力兴办巨型工程还不成时尚,单靠泰国的实力绝难胜任。接踵而来的则是一战、二战、冷战和印支战争,更使泰国难以顾及此事。近年来,开凿克拉运河的议题又重被人们提起,并真正开始了扎实的研究论证。

  河道有两个比较突出的方案,北线在拉廊和春蓬的地峡处,西侧就是缅甸;南线在宋卡和沙敦间,南面是马来西亚。

减少运费和运输时间

运河开通之后,船舶可由中国南海经泰国湾,再穿过运河,进入安达曼海,直出印度洋,不必走马六甲海峡,航程至少缩短1100公里,可节省2-5天航行时间,大型油轮每趟航程预计可节省18万英镑左右的费用。

避免过分依赖马六甲海峡

作为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一条狭长水道,马六甲海峡现在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

,每年有约8万余艘船只通过。目前,马六甲海峡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安全隐患。一是海盗活动猖獗,严重威胁着过往商船的安全。印尼附近的海域由于巡逻警力不足,更是危险重重。二是航道拥挤,交通秩序混乱。亚洲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反恐官员现在担心,恐怖分子可能会试图模仿海盗的作案手法,对海上国际交通线发动袭击。过分依赖这条“咽喉水道”的问题,已引起相关国家的关注。 由于马六甲海峡长约1100公里,船舶绕行距离较长,加上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寻找各种替代性的运输方式及运输通道成为许多国家的关注点。截至目前,有关方面提出的方案主要有3个:泰国南部沿海“海陆联运陆桥”、泛亚洲石油大陆桥和开凿克拉地峡运河。其中,克拉运河一直是“撇开马六甲”设想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方案。

中国参与

如果中国参加克拉运河开发,它将以参股的形式参与运河的建设与管理,这无疑将加强中国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的经贸联系,最重要的是运输线路的多元化加强了中国能源运输的安全机制。运河的建设还将减少美国控制马六甲海峡造成对中国扼制的危险,减少东盟部分国家与中国关系微妙及其变化对中国产生的压力。日本、韩国能源运输安全也同样得到保障,在国际贸易方面也将取得更大收益,同时运河建设还保证了日本一直谋求的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对于新加坡,运河建设将减少其收入,降低其国际地位。而对于泰国,建设期间会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促进国内其他行业的发展,运河建成后将大大增加泰国的经济收入,运河的建设还提升了泰国的经济地位和战略地位。当然由于运河建成影响国际战略格局的平衡,因此,运河建设也将成为一个较为敏感的国际问题,吸引世界关注的目光。

“克拉运河计划”计划遇到了不小的困局。

第一:该计划将会耗资巨大。2000年初,泰国政府授权一家香港公司负责对克拉地峡运河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该香港公司预计,工程费用将高达250亿美元。如此投资,单凭泰国自身力量难以承担,泰国一直在争取其他国家合作共建。

第二:中国是运河建成之后的较大受惠国,泰国希望中国下决心参加建设,然而中国对这项工程一直犹豫不决,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到“克拉运河计划”实施后对新加坡利益影响太大,因而一直没有积极参与这项计划。有观点认为,中国在能源“走出去”战略受挫、中新关系受损、台海关系微妙的情况下,有可能积极支持“克拉运河计划”。此前日本对此计划一直较为积极,中国与日本、韩国一起,有可能会给该计划的启动带来希望。

第三:泰国对该项目内外压力较大。据外电报告,泰国国内依然只有三成的人赞成这项工程的上马,另外有三成的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剩下的人则反对工程的上马。同时,东盟内部的一些成员国则强烈反对该工程的上马。第三,投资者信心问题。外电报道,一条曼谷国际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修了10年都还没有完全修好,其80%的资金不知去向。究其原因,主要是泰国政府机构内部触目惊心的腐败问题。因此,有人担心,如果克拉地峡运河开挖工程一旦上马,可能其建设周期将会无限期地延长。

围绕克拉运河的开凿,各国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仍在积极协商,以求共识。

泰国民意近年来,泰国朝野对克拉运河大致有三种态度:支持,反对,走着瞧。

支持的代表人物是目前的副总理差瓦立上将。他于1996年11月出任泰国总理后,即有意促成开凿运河,但壮志未酬,一年后不堪金融危机的压力而辞职。差瓦立于2000年2月又出任他信政府副总理。目前由差瓦立牵头,政府交通部成立了调研委员会,并于2003年年初与香港一家公司签约,委托其开展运河可行性研究。泰国议会上下两院也都设有相关的委员会。 据泰国一家民调机构去年8月的调查显示,二成八支持开凿运河;三成三认为利弊参半,对是否挖河不置可否。人们列举开凿运河对泰国有益的方面:一是为民众创造就业机会,曾有研究结果认为会给3万人提供就业。二是能为国家创收,据测算该运河每天大型船只通行量可达290至320艘,通行费收入可观。三是泰国因此成为海运枢纽,会加大对外国投资家的吸引力,带动整个国家经济。

最具权威的是他信总理今年1月23日的表态:政府目前没有开发克拉运河的计划,主要是缺乏财力,不仅没有施工经费,甚至没有研究经费。他表示,如果民间或国际机构要调研论证,泰政府欢迎,但第一,政府没有这笔经费预算,只可提供在泰境内为调研所需的旅费和宿费;第二,这种调研应是无条件的,不可干涉泰国内政。同时,政府不承诺调研论证后就一定开挖。

从泰国目前情况看,开凿运河工程正在由柳工集团、徐工、三一重工等国内企业组建的筹建中心积极推进中。

泰国地处于中南半岛中心的战略地位,同时也是通往湄公河区域和南亚的重要门户,历史上,泰国便有在克拉地峡修建克拉运河的构想,限于人力物力,克拉运河计划未能实施。

随着中国—东盟自贸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推进,克拉运河计划有望成为现实。近日,由柳工集团、徐工、三一重工等中国企业牵头的克拉运河筹建小组已经开始运作,东盟的“钻石十年”也将收到最好的礼物。

克拉运河位于泰国中南半岛的克拉地峡,根据工程计划,这条100公里的人工运河贯通印度洋和泰国湾,成为亚洲最大的一条人工运河。

克拉运河开通后,东盟贸易区和世界各国之间的贸易将不再通过马六甲海峡,克拉运河相对原有的马六甲航线,直线缩短一千多公里的航程,这为东盟自贸区的物流货运节约了大量的航运成本和时间成本。

届时,东盟、中国和日本乃至世界的贸易体都因克拉运河的开通而受益。

随着克拉运河的修建,东盟的“钻石十年”将更加灿烂辉煌,克拉运河则成为皇冠上的明珠。

1月7日,在民生证券组织的一场电话会议上,一名参与相关规划起草的海洋问题专家介绍,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点在南海,但海洋争议的存在,以及战略互信缺失等问题,目前整个建设规划采取的是由远及近的方式推进,即先从印度洋和南亚国家入手,慢慢往回建设,逐步到南海周边区域。当然,跟中国双边关系较好的东南亚国家,也可以推动,比如中国与印尼之间的港口建设。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名专家称,去年传言在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修一条克拉运河,从目前的情况看,未来5-10年不会纳入规划中。

按照他的分析,在南亚和东南亚,主要关注中国在当地的港口群建设,重点在南亚的港口群建设,包括孟加拉的吉大港,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缅甸的皎漂港,还有印尼的比通港。目前建设重点还是从民事和商业的角度考虑,在海上丝绸之路的框架下推进。今后,围绕南亚国家的港口建设是重点。

在国内,这名专家说,参与对接的是广西、广东、福建等省区。广西主要是北部湾港,对接印尼;广东主要是一些沿海的港口,包括深圳的盐田港、南沙等;此外还涉及福建的泉州港,整个沿海的一些大的港口都涉及其中,从而形成一个港口群的网络。

相比之下,泰国克拉运河的修建计划目前仍处于搁置之中。上述专家分析,这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首先是来自泰国的疑虑,顾忌南部分离主义势力。另外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警惕性也较高,不希望降低马六甲运河的枢纽地位。而且,真要发生战事,相关国家还可以对克拉运河进行封锁。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一带一路”战略的组成部分。其中,“一带”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战略构想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

同样是受益于国家的战略取向,上述海洋问题专家认为,广西有望在下一波的地方自贸区申报中脱颖而出。

这名专家说,目前获批的4个地方自贸区,均位于沿海地区,未来内陆和沿边地区有望获得一席之地。广西在这方面申报较早,地理区位优势明显,与东南亚国家陆海相连,在面向东盟开放和对外贸易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上一篇:伊利运河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