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市反映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存在五点问题

来源:淮水安澜    作者:    日期:2017-12-01    点击率:

2017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调研室《调研要报》第48期“打造展示中华文明的金名片—关于大运河文化带的若干思考”一文作出批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淮安以高度的历史使命感,责任感,扎实做好大运河“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三篇文章,深入挖掘大运河文化带的丰富内涵,擦亮历史文化名城名片。近期,淮安市调研发现,基层在推进运河文化带建设初步取得了的一些成效。

一、主要成效和做法

(一)强化整体设计。该市将大运河遗产保护纳入经济、社会、文化、环境、财政预算政策体系,编制淮安板闸遗址、北门城墙遗址、里运河博物馆群等6个专项规划方案,专业化推进运河文化遗产保护。

(二)打造特色名片。该市计划总投资260亿元,以清江浦文化商业休闭区、运河文化主题园、运河文化国际交流中心、萧湖文化旅游区为主体,依托清江大闸、慈云寺、文庙等遗址遗迹,创新打造集文化、旅游、商业、娱乐于一体的里运河文化长廊。

(三)传承运河文脉。每年开展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六进”活动200余次,发放宣传材料5000份;结合文化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等节点,举办运河遗产保护管理论坛4期、系统挖掘整理大运河史料,编写《里运河名胜(淮安段)》、《淮安里运河故事》、《运河文化研究论文集》等多种专题丛书,为运河文化保护提供鲜活史料素材。

二、存在问题

由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作面广量大,缺乏更高层的统筹协调,加之基层相关工作基础薄弱,当前在具体工作推进过程中,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

一是保护意识淡薄。当前部分基层党政干部缺乏文物保护意识和法律法规意识,对运河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文物保护工作“五纳入”在一些地方还没有得到全面落实,导致城市、镇村悠久的历史延续困难,失去了鲜明的个性特征。如淮安市的牛行街、都天庙、林默予故居、左宝贵楼、普应寺等一些历史文化街区、名人故居、宗教建筑、百年老店因城市改造,道路扩建而被毁拆。

二是经费严重不足。由于历史欠帐因素,加之文博机构收藏文物众多,以及各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仍有相当多基层博物馆文物保护资金得不到落实,影响了文物保护工作的开展。部分县区文化经费仅够维持人员工资和基本办公支出,无力承当文物保护费用。如淮安区作为国务院首批核定的全国历史文化名城,拥有古建筑200余处,数量和质量均居苏北之首,但目前每年投入维修保护资金仅100万元。该区的王遂良故居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2000平方米,无论建筑规模和建筑形式均属罕见,但房屋分属30余户居民私有,已年久失修。据测算,产权置换、修缮和以此建设民俗博物馆的费用总计约4500万元,地方财政无力承担,科学保护无从谈起。

三是法律法规相互抵触。当前土地法中与相关文物保护政策和法规存在相互抵触的问题。在相关的文物保护法律法规中,对于公物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则需要划定相应的范围与建筑控制地带,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在保护范围内进行施工作业。但在土地管理法中则要求在当前新农村建设过程中,需要将原有老屋拆除后才能建新房,这就导致部分没有及时公布文物保护单位的老屋会被拆除掉。同时公布文物保护单位的又存在着经费缺乏的问题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这给基层文物保护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难题。淮安市淮阴区码头镇几乎整体划入遗产区,三分之一是核心区,面积很大,并且很多老百姓住在里面,保护和开发非常困难。当地一名领导干部表示,“不夸张地说,如果严格按照世遗的标准,村民修建房屋,甚至盖个厕所都要报国家文物局审批。”

四是专业人才缺口较大。随着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域不断扩大、任务日益繁重与机构不健全、人才短缺的矛盾十分突出。部分县区文物保护机构还不健全,文物专业队伍严重不足,有的地方还存在兼职人员干专职的事情。如基层博物馆只是安排人员兼职负责馆藏文物库房的管理,而这些兼职管理人员很少具备专业的文物管理知识,另一方面由于管理体制因素,博物馆没有用人权,人事任免由上面负责委派,缺乏必要的激励机制。加上工作人员待遇低,优秀人才引不进来,懂业务的人员留不住,长期依赖就形成了“有人干不了事,有事没人能干”的两难局面。

五是保护开发工作滞后于发展需要。 当前很大一部分基层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受自身实际能力制约,不仅无法准确掌握区域内文物家底,存在着基础数据资料掌握不准的问题。同时由于人员有限和经费短缺,文物宣传工作很难深入开展,大量文物没有正规博物馆进行存放,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同时缺乏科学管理和主动服务意识,文物管理队伍整体素质不高,无法与当前社会形势发展需要相适应,严重制约了文物保护工作顺利开展。

三、对策建议

(一)强化顶层设计,建立组织机制。将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作纳入各级党委和政府重要议事日程,建立定期会商、协调、联动机制,形成党委统一领导、党政群协同推进、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工作格局。建议我市设立专家咨询委员会或专家咨询组及专门研究机构,为党委、政府实施科学决策发挥参谋部、智囊团作用。

(二)制定建设规划,抓好贯彻落实。统筹省级层面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总体规划,并确定大运河遗产保护标准、保护重点和保障措施,确保各遗产点、段具备良好保护环境和保障条件;建立健全相关制度,加强对规划落实情况的监督指导和检查评估,确保大运河遗产保护各项任务落到实处。

(三)加强全面保护,突出保护重点。做好大运河遗产“四有”基础工作(树立保护标志,划定保护区划,落实保护管理机构,建立完善大运河遗产档案资料)。建立健全大运河遗产所在地标识系统,积极推进运河文物资源调查,对重要运河遗产点编制专项保护规划,疏理大运河沿线重点文物抢救保护项目,集中修缮、整治和展示一批具有典型运河遗产价值的文物点;深化推进开展文化名镇、名村、历史文化街区综合整治工作;做好非物质遗产及其代表性传承人保护工作。

(四)坚持融合发展,促进合理利用。充分发挥运河资源优势和特色,以运河遗产为主题,加快发展特色文化产业,实现运河遗产保护与文化创意、娱乐休闲、旅游观光等相关产业发展的良性互动。将大运河遗产所在地辟为参观游览区。重点做好运河沿线河段、水工程、古桥、古镇、古村落、文旅区、历史文化街区等保护项目、突出历史文化遗存、遗址、的保护展示,争取建成一批运河遗产考古遗址公园(博物馆)。进一步挖掘和发挥具有区域文化底蕴、各具特色的优质运河文化资源,规划调整城镇村庄产业布局,把发展休闲健康旅游作为特色方向,力争打造出一批运河文化特色小镇。

(五)留住乡愁记忆,讲好运河故事。深入挖掘运河文学艺术、诗词歌赋、传统工艺、地方戏曲、风情习俗、餐饮文化、神话传说、名人轶事、民间故事等非物质遗产,做好编纂、出版、发行工作;大力举办弘扬运河文化、传播本土风情、群众喜闻乐见的论坛、节庆、庙会等活动;全面展示运河遗产保护成果,加快建设遗址博物馆、漕船博物馆等博物馆群,建设具有独特艺术品位和现代理念的雕塑群,集中展示古运河的繁华盛景、古代治水名人以及水工技术,形成全面完整的运河文化解读系统。


上一篇:淮安打造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特色典范    下一篇:返回列表